积极(正向)行为支持PBS

来源:原创 殊心编辑 殊心special 2023-12-28 21:50 发表于江苏

小编的话:

我们认为PBS非常重要,但不确定它是否在当下显得过于“超前”,所以如果您想继续看我们出后续的介绍,就请在本文评论区留言告知喔!

积极行为支持PBS:应用科学的演变

积极行为支持(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PBS)是一门运用教育和系统改变的方式(环境再设计)来提高生活质量和减少问题行为的应用科学。PBS最初是在发展障碍领域发展起来的,有三个主要来源:应用行为分析ABA、融合/全纳运动和以人为本的价值观。

虽然PBS的元素可以在其他方法中找到,但它的独特性在于它将以下关键特征整合为一个有凝聚力的整体:全面的生活方式改变、全生命周期视角、生态有效性、利益相关者参与、社会有效性、系统的改变和多策略干预、强调预防、科学实践的灵活性和多理论视角。

这些特征影响着PBS在评估、干预策略、培训和向人群推广等各方面的未来发展。这种方法反映了社会科学和教育的一个更普遍的趋势,即从基于病理学的模式转向强调个体能力和环境整体性的一个新的积极模式。

本文的四个目的是:(a)对正在发展的积极行为支持(PBS)应用科学进行定义;(b)描述PBS的背景;(c)概述PBS的核心特征,以及它与其他方法的区别;(d)阐明PBS未来的愿景。

01

积极行为支持的定义

PBS是一门应用科学,它使用教育方法来扩展个人的行为能力,改变系统来重新设计个体的生活环境。首先提高个体的生活质量,其次减少个体的问题行为(Carr, Horner, et al.,1999;Koegel, Koegel, & Dunlap, 1996)。

“积极行为”包括在学术、工作、社交、娱乐、社区和家庭环境中增加成功可能性和个人满意度的所有技能。

“支持”包括所有可以用来教授、加强和扩展积极行为的教育方法。

PBS的主要目标是帮助个体改变生活方式,使所有利益相关者(例如,老师,雇主,父母,朋友和个体本人)有机会感知和享受改善的生活质量。PBS的一个重要但次要的目标是通过帮助个体以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实现自身目标,使问题行为变得无关紧要、低效和无效,从而减少或消除问题行为。

02

相关背景

PBS主要从以下三个领域中演变而来:(a)应用行为分析ABA,(b)融合/全纳运动,(c)以人为本的价值观。

应用行为分析ABA

应用行为分析将操作心理学原理系统地扩展到了那些具有社会重要性的问题和议题之上(Baer, Wolf, & Risley, 1968)。如果没有过去35年在ABA方面的研究,PBS就不可能存在。ABA对PBS做出了两大贡献。首先,它提供了一个与行为改变相关的概念框架。第二,同样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系列评估和干预策略。

PBS得益于ABA的三期后效关联(刺激-反应-强化结果)的概念,环境事件和建立操作的概念,以及刺激控制、泛化和维持的概念。这些概念是制定和发展PBIS的重要跳板。

功能分析是一种起源于ABA的评估策略,是一种确定行为动机(目的)的实验方法,进而辅助将行为朝理想方向改变(Carr, 1977;Iwata, Dorsey, Slifer, Bauman, & Richman, 1982)。实证方法的详细阐述,强调持续和直接的行为测量,是ABA的持久贡献之一。

ABA有助于发展教育方法,如塑造、消退、链接、提示/辅助和强化,以及一系列减少问题行为的程序(Sulzer-Azaroff & Mayer, 1991)。PBS不仅包含了刚才描述的ABA的要素;它也已经超越了此学科,有了自己的身份。这种发展受到在自然社区环境中进行研究和干预的现实的强烈影响,这些现实的考量就需要改变评估方法、干预策略以及对成功结果的定义(Carr, 1997)。

融合/全纳运动

从理念上讲,PBS赞同融合的原则和理想,即有特殊需求的人群应该与其他人生活在相同的环境中,并获得与其他人相同的机会(在家庭、学校、工作、娱乐和社会生活方面)。最终目标是确保那些有被贬低/隔离风险的人群能得到帮助,承担有价值的社会角色,从而增加他们得到他人尊重的可能性,并获得现有资源的公平份额(Wolfensberger, 1983)。

在教育领域,它体现了将有特殊需求的学生安置在普通教育教室内(Bricker, 1995),而不是隔离的特殊教育设施。最重要的是,改变系统,使专业学校的支持与社区学校的普通教育计划完全整合和协调(Sailor, 1996)。

以人为本的价值观

PBS的哲学包含这样一种观点,即虽然人文主义的价值观不应该取代经验主义,但这些价值观应该为经验主义提供信息。科学告诉我们如何改变事物,但价值观告诉我们什么是值得改变的(Carr, 1996)。

PBS代表了价值观和技术的融合,对策略的评判不仅要考虑到有效性(技术标准),还要考虑到它们提高个人尊严和选择机会的能力(价值观标准)。

因此,PBS避免使用那些被认为是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策略(Horner et al., 1990)。

这三个相互关联的过程是实现上述价值观的载体:以人为中心的计划、自主和全方位覆盖的方法。

以人为本的规划

以人为本的规划是一个确定目标和实施干预计划的过程。它与传统的以项目为中心的计划形成鲜明对比,传统的计划是为有特殊需求的人群提供特定平台或某机构现有的服务。在以人为本的规划中,个体的特殊需求和目标推动了新的服务矩阵的创建,这些服务矩阵是精心定制的,以解决个体的独特特征需求。

具体的个人需求是在之前提到的融合背景下考虑的,以制定一个强调社区参与、有意义的社会关系、增加选择机会、创造能获得他人尊重的角色、以及个体能力的持续发展的干预计划。

重视个体的自主能力

因为以人为本的规划寻求赋予有特殊需求的人群权力,所以它总是对自主问题尤为关注。自主能力是一个多维结构,包括但不限于“选择和决策、解决问题、个人目标设定、自我管理、自我指导和自我主张”等要素(Wehmeyer, 1999;Wehmeyer, Kelchner, & Richards, 1996)。

有特殊需求的人群经常被告知可以做什么,和谁一起做,在哪里、什么时候以及如何做。

与之相对,增强自主的过程涉及改变系统和重新设计环境,以尽量减少外部(通常是强制性的)影响,并使有特殊需求的人群成为他或她自己生活中的主要影响因素。

PBS强调评估优点而不是缺点和问题。该方法侧重于满足一个人在关键生活领域的需求,如家庭、生活状况、财务、教育/职业、社交/娱乐、行为/情感、心理、健康、法律、文化和安全(VanDenBerg & Grealish, 1998)。如果个人的需求得到满足,那么生活质量就会提高,问题行为就会减少或消除。这也是PBS的决定性假设之一。

补充阅读

什么是PBIS积极行为干预和支持?

积极行为支持:为ASD个体创造有意义的人生

参考文献Carr, E. G., Dunlap, G., Horner, R. H., Koegel, R. L., Turnbull, A. P., Sailor, W., Anderson, J. L., Albin, R. W., Koegel, L. K., & Fox, L. (2002). 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Evolution of an Applied Science. Journal of Positive Behavior Interventions, 4(1), 4-16. https://doi.org/10.1177/109830070200400102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