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自闭症特质带来的特长

来源:原创 Rachel Nuwer 小丫丫自闭症 2021-08-18 15:02

作者简介

Rachel Nuwer

Rachel Nuwer是自由科学记者,她的报道发表在纽约时报、科学美国人和新时代科学家等期刊杂志,也是Spectrum的新闻记者。 

自闭症带来一系列障碍,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自闭症特质也能带来一些特长。

引      言

自闭症的天才化,怀着一些人对自闭症的美好愿望,但是更多的是歪曲了对自闭症的准确了解。

然而,这并不代表着,自闭症人士就一无所长。

和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特长一样,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自闭症人士,不管在谱系的哪一端,也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特长:视觉和听觉上的敏锐性,诚实忠诚的优秀品质等等。只是,普通人的爱好和特长往往是被赞扬、被激励的,甚至成为自己的未来职业,而自闭症人士的爱好和特长则被当作是他们的狭隘兴趣和刻板行为,被当作是一种障碍。

突破这种将自闭症人士所有行为都当作障碍的偏见,在自闭症儿童的教育中扬长而补短,很困难,但是应该成为一个目标。

——美国丫丫爸爸

前    言

21岁的道恩-普林斯-休斯(Dawn Prince-Hughes)在华盛顿州西雅图的一个动物园里找到了她的生活。当时她无家可归,一贫如洗。那是1985年,因为同性恋身份被暴露而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普林斯-休斯从蒙大拿州的农村逃到了西雅图。她当时还不知道自己有自闭症——大约15年后她被诊断为自闭症——但她知道自己很难交到朋友。她说:”我尝试与人沟通,但总是失败,别人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普林斯-休斯喜欢大自然。一天早上,她来到西雅图的林地动物园,在围栏周围徘徊。转过一个街角,她看到了大猩猩,瞬间就觉得自己和大猩猩心意相通。她回忆道:”我马上就有感同身受,我清楚地意识到,它们习惯于用沉默和肢体动作进行交流,而我认为自己的第一语言是沉默和肢体动作。” 她开始每天去动物园,一整天一整天地观察它们的行为。偶有工作人员路过,她就抓住机会询问相关信息。不去动物园的日子,她就阅读和查找关于大猩猩的资料。最终,动物园招募她为志愿者,后来又聘请她为动物管理助理,专门照顾动物。

普林斯-休斯后来上了大学,并攻读研究生,获得了跨学科人类学博士学位。在2000年代初,她写了两本关于大猩猩的书,简-古道尔(译注:著名的灵长类动物学家和人类学家)为其中一本书作序。普林斯-休斯认为,她能够从独特的角度来观察大猩猩,从而得出与众不同的结论,是因为自己的自闭症谱系障碍。她不是唯一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自闭症人士往往有一些特别的能力。对普林斯-休斯来说,这些能力包括超强的观察力和专注能力以及对动物的直觉。加拿大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的神经心理学家Isabelle Soulières说:”自闭症谱系障碍中的某些群体,在某些能力上,确实优于非自闭症人士,这是事实,也有科学证据。”

其实,在自闭症人士中,有部分被称为症候学者,早就被大众所知:尽管他们的生活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是在某些方面却有极端的天赋。他们可能记忆力惊人或在音乐、艺术方面天赋异禀。但是,对自闭症人士特殊才能的认识,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些少量的症候学者。相反,与自闭症特质与生俱来的,可能还有一些不易觉察的特长。

之前就有报道,有些自闭症人士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特殊能力。1992年,自闭症人士主导的、并且专门为自闭症人士服务的国际自闭症网络成立,自闭症活动家Jim Sinclair在祝贺信中写到,很多人都 “认识到许多自闭症人士的能力和长处”,包括那些 “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技能”。

然而,长期以来,主流科学界忽视甚至否定自闭症人士这种不寻常能力。即使研究中发现这些能力,也常常将其视为一种障碍。这种歪曲对科学来说代价很高。Soulières说,对自闭症人士特殊能力的轻视或误解,会扭曲对自闭症的科学理解。它还可能误导医生、教师和其他人将自闭症人士的特殊才能病态化,并试图限制他们的发展。

现在,科学界开始正视尽早对自闭症人士特长的发现。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认为,许多,甚至可能是大多数自闭症人士表现出某些特长,例如对视觉和听觉信息的异常敏感,坚定不移地坚持道德底线。英国巴斯大学的研究员和临床心理学家凯特-库珀说:”人们总把自闭症人士的特长,刻板地认为是症候学者们的超常能力。但是,每一个具有普遍特质的普通的自闭症人士,也有他们自己的特长。”

尽管这些特长可能不那么令人艳羡,不是可以拿来炫耀的资本,但是这些特长也让一些自闭症人士有别于他们的同龄人,并可能使他们有能力从事某些类型的工作。一些著名的自闭症人士,由于这样的一些特长而成功,如动物学教授天宝-葛兰汀(Temple Grandin)、环保活动家格雷塔-唐伯格(Greta Thunberg)和自然学家克里斯-帕卡姆(Chris Packham)。特别指出的是,不同年龄、性别、智力和语言能力的整个谱系人士,都拥有这样的特长。英国朴茨茅斯大学(University of Portsmouth)心理学讲师史蒂文-卡普(Steven Kapp)说:”必须认识到,’自闭症特长’并不取决于语言能力、智商高低或其他,事实上,有些特长可能在有语言障碍的自闭症人士中更为常见。”

目前依然不清楚,哪些特长在自闭症人士中最为常见,但视觉和听觉上的敏锐性可能是较为常见的。纽约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娜塔莉-鲁索(Natalie Russo)指出,感知敏锐性的结论已经在不同实验室、不同国家和不同年龄段的自闭症人士身上得到了重复。“总的来说,我觉得这些数据非常有说服力。”视听敏锐性的特点包括音乐能力和对细节的洞察力。例如,有研究表明,高达11%的自闭症人士拥有绝对音准,而非自闭症人士只有0.0001%。

Soulières指出,一些自闭症人士中有特别的感知能力,对海量信息的处理能力,以及模式识别能力(例如,对一系列数字或音符的识别)。一种理论认为,自闭症人士的感知大脑区域被重新调整为认知功能,从而增强了他们模式识别的能力。还有研究证明了自闭症人士的优秀品质——诚实、忠诚和可靠——尽管这些数据目前还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

这还是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即使那些公认的自闭症人士特长的研究,都还只是小样本数据,而且研究方法各不相同,没有可比性。自闭症的多样性也增加了发现自闭症人士特长的难度,不同的自闭症人士,他们的特长也各不相同。蒙特利尔大学精神病学教授洛朗-莫特朗(Laurent Mottron)指出:”你也许可以指认,许多自闭症人士有某些特长,但是,永远不能断言,所有自闭症人士都有同样的特长。” 相反,多种不同的特质、特长可能以不同的组合方式,出现在不同亚型的自闭症人士中。Soulières遗憾地指出,”我们总在谈论自闭症亚型,但是,拥有某种特长的人却往往不属于同一亚型。” 完善自闭症亚型的划分是一个活跃的研究领域,很多大型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田纳西州纳什维尔范德堡大学的计算机学者梅特莱-昆达(Maithilee Kunda),也是一位自闭症研究学者。他指出,人类特长的多样性也许能够让社会受益。”人类社会的发展道路上,会面临各种危机,我们需要多样化的创造力,同样的问题,不需要所有人用同样的方式来解决。”

特长和障碍——被歪曲的事实

1940年代,当Leo Kanner和Hans Asperger首次诊断自闭症时,两人都注意到与自闭症相关的某些认知优势。然而,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主流科学界基本上忽视了自闭症的积极方面。库珀指出:”自闭症的诊断是依据《诊断与统计手册》(DSM),因而,自闭症的诊断都是集中在自闭症人士的障碍,而忽略了自闭症可能带来的某些优势”。她指出,一个人的特长往往是他的障碍的反面。例如,“对同一性的坚持 “能够增加可靠性,而 “狭隘的兴趣”可以转化为对某一特定领域的深入钻研。但是,由于DSM将这些特质描述为障碍,科学研究也遵循着一样的原则,将自闭症人士的特长,描述为缺陷。

长期以来的一些研究成果,都集中反映了这种 “缺陷 “偏见,将自闭症人士所拥有的特长,描述为他们的障碍。2000年代末,蒙特利尔大学的自闭症研究者米歇尔-道森(Michelle Dawson)检索了1970年代以来的自闭症文献,找出那些描述自闭症人士特长的研究。她在2009年的国际自闭症研究协会会议上报道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总共71项研究中,有41%的研究将这些特长的特质归为缺陷。例如,2004年的一项研究表明,17名自闭症人士的阅读速度比17名对照组快,只是准确率稍低。但在分析他们的大脑成像数据时,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他们看到的两组受试者之间大脑连接的差异,从而提供了 “自闭症语言障碍的神经基础”。

研究领域一直倾向于忽视自闭症人士专有的特长。例如,在2020年的一项伦理道德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自闭症受试者比非自闭症受试者更不接受不义之财。但是,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不是自闭症人士的道德品质更优秀,而是他们”更不灵活”,”对他们的获得的不义之财,过度担心”。道森就此发了一条推特,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包括几百条转发和1200多个赞——这也直接导致了《神经科学杂志》的编辑在该论文的在线版本中添加了一个说明,指出作者 “意识到对他们结论的担忧,”“并且会在最终版本发表之前的校对中,重视这些问题。”

尽管自闭症人士的障碍是目前主流的关注点,但是部分研究人员也一直在研究人类所具有的某些特长,也可能是由于自闭症的特质。早在1997年,有研究指出,自闭症儿童的父亲和祖父成为工程师的可能性比非自闭症儿童的父亲和祖父高一倍以上,有科学家们推测,这可能是因为自闭症相关基因能加强他们对物体及其机械特性的理解。尽管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可能,但这整个概念——自闭症特质也会带来某些特长——是新颖的。西蒙-巴伦-科恩(Simon Baron-Cohen)是英国剑桥大学自闭症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他指出,”我们关注的重点,不应该仅仅是社会障碍和残疾,而是可以反过来,看自闭症的另一面,看看自闭症人士所擅长的事情。”

了解自闭症人士特长的一个简单方法是直接问他们。2019年,科学家们采访了24名成年人,自闭症给他们带来了哪些特别之处,以及这些特别之处在学校、工作和人际关系等方面对他们有何影响。受访者认为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包括专注力、对细节的执着以及对事实、经历和谈话细节的记忆能力。一位受访者认为,他对某一学科的专注力帮助他在读研究生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另一位受访者则认为,他对细节的关注,帮助他在工作中赢得了客户服务奖。很多受试者还重点指出自己的创造力、诚实和同情心,特别是对动物或其他自闭症人士的同情心。

2020年,库珀和她的同事让140名自闭症青少年/成年人列出自己与自闭症相关的词汇。其中一些词语是负面的(”孤独”、”情感困难 “和 “焦虑”),但另一些则是正面的,包括 “有天赋”、”独特”、”有爱心”、”专注”、”理性 “和 “注重细节”。除此之外,有一小群受访者认为他们的自闭症还有很多好处:他们感觉不到社会规范的约束,并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倍感自豪。他们还表现出坚韧不拔的精神——能在困难中看到光明的一面。受访者对自闭症的认识越积极,就越为自己是自闭症群体的一员而自豪。库珀认为,这一发现能够帮助提高心理健康。”如果我们能为自闭人士创造空间,让他们成为一个社区,并创造一个以特长为中心的自闭症身份认同,就可能消除他们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耿耿于怀。”

自闭症特质带来的系列特长

科学家们还将自闭症人士放在普通人群中,来探究自闭症带来的特别之处。数十项研究都认为,自闭症人士往往具有异常良好的视觉能力(尽管视觉问题也很常见)。这些能力——虽然没有达到症候学者的水平,但仍高于普通人水平——包括区分相似的物体和图案,以及在杂乱无章的同类刺激物中找到特定的字母或数字等细节性的东西。例如,2012年, Soulières、Mottron、Dawson和他们的同事做的一项试验表明,与30名对照组相比,在屏幕上快速闪现的两条垂直线中, 42名自闭症人士能更快地找出更长的那条线。2020年,鲁索和她的同事以不同速度依次呈现紫色和黑色字母,24名自闭症儿童在识别紫色字母上,比30名非自闭症儿童要好。这项工作验证了2016年的一项类似研究。在2016年的那项研究中,字母呈现速度越高,自闭症儿童的优势越明显。Russo说:”那些自闭症人士可能不仅仅是发现紫色字母,而是发现和识别他们环境中的不同特征。”

2015年对语言发育迟缓的自闭症儿童研究也发现,他们的视觉同样敏锐。Soulières指出,在整个自闭症谱系中,视觉敏锐的数据非常全面,并且已经被 “许多实验室,对不同年龄和智力水平的自闭症人士身上都得到重复。”

这种视觉的敏锐性甚至可能在婴儿期就会表现出来。2015年,研究人员测试了82名9个月婴儿的视觉搜寻能力,这些婴儿都有一个年长的自闭症兄弟姐妹(因此有自闭症的可能性较高),同时被测试的还有27名同龄人。研究人员向婴儿展示一个圆形图案,图中,有一个小写的字母x以及一个大写的O、S、V或者“+”号。他们跟踪婴儿的眼神,看看他们是先看字母x还是先看其他符号。研究发现,那些图像搜寻能力强的孩子(更多地看其他符号而不仅仅是字母x),在他们长到15个月和2岁时,有更多的自闭症特质。

一些专家认为,因为对细节的卓越关注能力,自闭症人士或许能够更好地完成视觉搜索任务。2020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对视觉细节的关注与自闭症特质相关。更早些的研究也表明,在某些情况下,自闭症人士往往更关注细节。这项2020年的研究是德国汉堡埃彭多夫大学医学中心的博士后Arjen Alink完成的,她认为:”自闭症人士可能通过一个过滤器来看世界,这个过滤器增强了图像的细节强度。”

一些自闭症人士对声音的感知也特别敏锐。除了可能有更完美的音准之外,自闭症人士往往对音乐的记忆更加深刻——音乐的旋律以及音调与音准的进程——并且更善于发现音乐中的不和谐音符,不需要太多提示就能够识别音乐的旋律。例如,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中,对电子琴演奏的一段音乐, 15名自闭症儿童对音高和旋律的认识,明显比非自闭症儿童准确。莫特朗认为,对声音的敏锐性,可能来自于大脑中信息感知能力的增强,这种增强作用,强调非社交性的、类图像模式的特征,而不是社交性的、与情感相关的特质。

处理海量信息的能力可能与感知觉能力具有一致性。2019年的一项研究中,23名有自闭症和50名没有自闭症的儿童一起观看一名教师讲故事的视频。视频的背景同时显示与故事相关或不相关的信息。所有儿童在回答与故事内容相关的问题时,都表现出色,但只有自闭症儿童能够回忆与故事无关的背景信息。2012年的一项类似研究,也同样表明,故事场景中的大量视觉材料,增加了没有自闭症成年人寻找故事中特定细节的难度,但是对自闭症人士却影响不大。另一份研究发现,在必须同时处理海量的视觉信息的时候,会限制了大多数人对听觉信号的调整能力,但对自闭症人士却没有影响。

自闭症人士的空间想象力是否更强,目前证据不一致。2011,Soulières、Mottron和他们的同事们,要求11名自闭症成人/青少年以及14名对照组受试者(年龄和智力相似)完全依靠想象力,旋转(心像旋转,视觉能力的体现)两个三维几何图形,来判断它们是一样。自闭症受试者明显比对照组更快、更准确。2016年的一项研究也发现, 30名自闭症儿童在心像旋转能力方面胜过30名没有自闭症的儿童。Soulières认为,一些自闭症人士 “对图像有更好的空间想象力”。然而,也有相反的证据。2014年的一项荟萃分析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自闭症人士的心像旋转能力更强。2017年的另一项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结论。领导2014年和2017年研究的德国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Ludwig-Maximilians-Universität München)临床心理学家克里斯汀-法尔特-瓦格纳(Christine Falter-Wagner)是2014 和2017年两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他认为:“自闭症人士的能力在某些方面有优势,但在心像旋转功能方面并没有。”

数字游戏——自闭症特质带来了多少特长

症候学者所拥有的、被研究得最多的特质是模式识别——视觉、数字或音乐——但是这种能力到底是仅仅局限于症候学者,还是大部分自闭症人士,现在依然存在争论。一些人认为模式识别可能是对细节的特别关注和处理能力的自然延伸。巴伦-科恩一直认为,模式识别,并且创建一个对信息进行系统化的能力是自闭症的核心所在。在他的新书《模式探索者:自闭症如何引领人类创新》中,他认为,这种重要的技能是许多科学进步的基础,也可能是解决人类诸多挑战的关键。

他给出了一定的证据。2015年,对超过45万名普通人的调查中,他和同事们发现,拥有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方面的职业与自闭症谱系商值有相关性。2011年,他和一个研究小组报告,与人口相近、但是没有高新技术的两个城市相比,埃因霍温——被称为荷兰的硅谷——的自闭症诊断率高出了两倍。然而,巴伦-科恩和他的同事们也承认,埃因霍温地区的人们,对自闭症认识较高,可能是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

虽然远未得到证实,但这一想法在专家中得到了支持。瑞典斯德哥尔摩卡罗林斯卡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t)的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教授斯文-博尔特(Sven Bölte)说,具有自闭症特质的人在科学和技术领域 “几乎肯定占大多数”。目前没有足够的数据表明,有多大比例的自闭症人士从事这类工作,很可能只是很小一部分。Bölte指出:“他们的认知特长可能使他们更倾向于选择这类技术工作,但无论如何,我们不应该过份强调,他们只适合于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

不管这么做是否科学,如果要确定到底有多少自闭症人士具有某些特长,就需要巨大的或有代表性的样本,这点目前很难做到。但是,即使能够进行大型研究,由于自闭症诊断范围的不断扩大,其结果也可能取决于研究进行的时间。当然,如何定义自闭症人士的特长,也很重要。比如“阅读早慧(Hyperlexia)”——一种超前识别字母、单词和数字的能力,但可能在理解力上有延迟——在自闭症和其他发育障碍儿童中的比例,从6%到20%不等。这种差异取决于研究人员是根据几十年前制定的四个关键标准来定义“阅读早慧(Hyperlexia)”,还是根据最近的诊断标准来定义,即三条宽松标准中,符合两条即可。另外,研究的样本也非常重要。莫特朗说:”这些数字完全取决于你的研究方法”。

更重要的是,如何定义”特长 “也充满争议,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卡普说,对工作的专注力,有助于提前完成项目或者任务,但是过度的执着可能会以牺牲睡眠为代价。2019年,卡普帮助完成了对24名自闭症成年人的调查:有人承认,他对颜色的敏锐,让他格外享受大自然的美,但走在拥挤的街道上时,却不知所措;一个园丁认为,自己对细节的关注,使她很容易识别杂草,但在时间紧迫时,却会产生问题。诚实和开放的心态,可能有助于建立亲密的友谊,但是不会说善意的谎言,可能会伤害朋友的感情。该研究的主持人,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心理健康和发育障碍高级研究员金妮-拉塞尔(Ginny Russell)指出:”这种不是优点就是缺点的二分法其实有点荒谬,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开发自闭症人士的特长

尽管对“特长”的定义有各种说法,但是,专家们认为,强调这些特质的也有很大的实际意义。范德堡大学大学生命谱系实验室负责人麦克唐纳T.A. Meridian McDonald认为,这可能会增加自闭症人士的自我意识,从而达到最终就业的目的。麦克唐纳一直在对自闭症成年人访谈,评估他们在追求自己的特殊兴趣方面得到的鼓励和支持的水平,以及获得机会的可能性——迄今为止,已经访谈了1000多人。她希望这些结果有助于揭示,在早期对特殊兴趣的支持(或缺乏支持)如何影响自闭症人士的身份认同,以及最终的就业技能。

麦克唐纳认为,支持自闭症人士发展特殊兴趣,可能需要修改教育方案,需要更注重他们的能力。她指出,早期干预当然很重要,但是,当前的早期干预往往专注于一套一模一样的社交和生活技能。如果一个儿童每周花40个小时进行这样的干预,不但没有时间去追求自己的特殊兴趣,甚至可能会妨碍兴趣追求。麦克唐纳说:”早期干预可能认为对汽车的兴趣是一种狭隘的兴趣,需要干预。但是,如果一个普通孩子表现出同样的兴趣,大人的反应可能是’让我们帮你找到更多汽车方面的知识’”。对孩子特殊兴趣的鼓励,可能有助于孩子未来的职业发展。

一些大学,包括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和范德堡大学,已经启动一些项目,来发现自闭症人士的特长,并向潜在的雇主推介他们的特长,同时,一些企业和机构也已经认识到雇用自闭症员工的优势。但这些努力是孤立的。Bölte指出:”总体来说,对于绝对大多数公司和整个社会来说,这仍然是新鲜事物”。现在需要一个全民的计划,将自闭症人士作为劳动群体的一部分,同时改变社会看待和对待自闭症的方式。

要达到这种改变,可能首先要更好地了解自闭症人士的这些特长。Mottron的一个目标是探索自闭症人士的特长与他们学习和记住这些信息的方式上的关系。另一些研究者则希望能够界定一些拥有类似天赋的自闭症群体。Soulières认为,“不是所有的自闭症人士拥有的能力都一样, 某些能力可能在一些自闭症亚型的群体身上,界定这样的亚型,有助于界定每个个体的能力模式。”

为此,Soulières和Kunda设计了一个将拼图按特定颜色排列的试验,来研究为什么一些自闭症人士的视觉空间能力特别强。他们使用摄像机和眼球追踪软件来收集受试者在完成试验时的某些参数,包括看其中一块拼图的时间,移动以及按什么次序移动哪些拼图,以及纠错的速度。研究人员使用新的算法分析这些数据,试图解释不同的受试者完成拼图的不同策略。他们希望能找出来,自闭症人士的拼图策略与他们的自闭症特质以及在其他方面的表现是否有关联。由此总结出一种定义个体独特技能的方法,甚至确定个体将来适合做什么工作。

一些专家甚至希望,把鉴别自闭症人士的特长作为自闭症诊断的一部分。《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严格地以障碍为导向,但世界卫生组织(WTO)的《国际功能、残疾和健康分类》鼓励对特长和障碍都进行评估。Bölte和其他人正在推动医生和科学家使用WTO的指南来评估自闭症人士的能力。Bölte认为:”这种界定自闭症人士特长的评估方法,将有助于每个人获得更好的生活,这应该是一个广泛的目标。”

Scroll to Top